Ghost

【RF】【授翻】Edge of the End 重生 08

67Cara:

John撑过了手术。Harold好像夹着尾巴一样畏畏缩缩地往重症监护室走。John好像睡着了,Maddie在旁边整理他身边的电线和设备。Maddie给他看了疼痛值按钮,“你知道怎么操作吧。我会时不时进来的。好好休息,你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完她就走出去了,抓住了Harold的肩膀。终于没事儿了。Harold就站在门口,他不知道现在John是想让他留下来还是走远一点。他倾向于后者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听到下面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哭出了声。


 


“你是打算一直就站在那儿还是怎么?”声音轻得快要听不见,比John平时的声音更轻更刺耳一些。Harold走向自己一贯坐的椅子,把它搬得离床更近一点。他极力抑制住想要抓住John的手的冲动,因为他不知道现在John还愿不愿意。


 


Harold几乎是无意识地说出来的,“对不起。”他噙着自己的眼泪。“我不该那样指责你的。我不知道你现在受着多大的苦,也不能明白你的感受。”John转过头来,笑了,Harold停了下来。


 


“Finch,深呼吸。”Harold张张嘴想说话,但发现根本说不出声。“我刚刚很没风度。你不用道歉的,你完全没错啊。”呼…吸…“如果我再说那样的混账话,你就揍我。”John的脸很苍白,满眼疲惫和痛苦。


 


“John,没事的,我懂。”Harold还是抓住了他的手。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他能感受到John现在所受的疼痛像狰狞的巨兽在吞噬着他。


 


“没有我不能应付的。”John只是叹气。


 


“我能做点什么吗?”Harold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。


 


“跟我聊聊吧,”John说着闭上了眼。


 


“好…”Harold努力地找些话说。他纠结了一会是和John聊自己最喜欢的书呢还是戏剧呢,不过,他改主意了…“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才六岁…”他听到自己就这么说出来了,“她病了。”Harold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他从来没和别人聊过自己的母亲…连Grace也没有。“我当时很小,也不明白,为什么她不能再和我跑着玩耍了。她去世之后我父亲竭尽所能地照顾我…不过,如果你连车钥匙都记不住放在哪儿,你也很难独立地照顾一个小孩子。”一想到父亲,Harold的嘴角有了笑意。“他确实已经尽力了。没有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我…”Harold继续说了下去,说到自己的童年,和Nathan在麻省理工的日子,当然是之前没有和John讲过的部分。直到John深深地睡着,他才停下来。


#


Harold在帮John穿T恤和毛衣。手术过去一周了,也该开始一些基础的复健训练了。John现在的食谱对心脏很好,但是Maddie心软,准了Harold从楼下的咖啡厅买了草莓奶昔给John。John就把脚吊在床边,吃着奶昔,等着Harold来给他穿T恤。“Harold,随便拿一件就好了。”John把杯子放到旁边。他倒是增了一点重,也越来越像之前的特工的样子了。但是满身的疤痕,原本健康的肤色上泛着的苍白,全身上下围绕着的线都在提醒着他俩,离恢复到击垮Samaritan之前的样子,还差得远。


 


Logan,Jack和Joey时不时还来看看他,但是TM重新上线了(Harold还没告诉John),他们又要忙着救号码了。所以John现在唯一的访客就是Harold(如果他也算的话,毕竟他就一直待在医院没离开过),还有两位好医生,直到今天。


 


“啧啧啧,你看起来真是狼狈得要死呢!(原文是look like shit, Shaw的说话风格,但是,实在太……)”Shaw一走进来就是一阵揶揄,Lionel站在他身边。“我可没想到有一天Lionel看起来会比西装男还顺眼呢。”


 


“见到你真是太好了Shaw,”John抿嘴笑了。“Lionel。”John对Fusco点了点头。


 


“Shaw女士?警官?”Finch显然有点不敢相信。他知道这两位在大战中活下来了,但是他不知道他们也获悉了John活着的事。


 


“是啦,你的超级诡异的机器告诉我们你和神奇小子都还没挂的。”Fusco走过去坐在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。“顺便说一句,Riley警官在出任务的时候英勇牺牲了,我们会永远怀念他的。”John瞟了他一眼,本来还想问点什么,想想还是算了,没必要了。他不再是John Riley了,他是JohnReese,他会用自己的余生,不管还剩多少时间,都和Harold在一起。Shaw望了John一眼,胸口上的弹痕,腹部,胸上,肩膀的手术切口都让她平时冷峻的目光,温柔了不少。她走过去,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,“你没挂我还是挺开心的。”John只是笑着望着她。


 


“谢谢,Shaw。”


 


“好了好了,卿卿我我真是烦死了。”她还是笑着走过去坐在fusco旁边。Finch终于决定好要穿哪一件T恤了,他把衣服从房间里的小衣橱拿了出来。他选了那件画着深蓝色的西雅图海鹰图案的,这还是之前有一年他送Reese的生日礼物。他走过去,帮他把T恤套上去,帮他把手拉出来,然后把吊腕带重新戴好,把各种电线重新接好。


 


为了岔开所有人对他不能自己穿上衣服这件事的注意,他说了,“我的狗呢,Shaw?”


 


“你的狗?不不不不,我们之前明明说好了。你确定你的脑子没中弹?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无奈地摸摸自己的额头。“小熊在楼下的车里。”她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
 


“你把Bear一个狗放在车里???”Finch嚷了出来,两周了,他也想Bear。


 


“没,Leon在车里,Finch你冷静点。”Shaw翻了个白眼。


 


“Leon?”Finch还是挑了挑眉。


 


“那你说怎么办?号码跳出来的时候,总得有人查查资料什么的啊!”John听到号码的时候瞪了Harold一眼…Harold还没告诉他TM活下来了。


 


Megan和一个穿着卡其色裤子和T恤的人走进来了。“早啊,John,准备好……”她停了下来,发现fusco和Shaw在屋里。“你们好,我是Tillman医生,你们是?”


 


“没关系的,医生,他们都是…朋友。”Harold发现Megan有些警觉之后连忙告诉她。


 


“很好,可是John要做理疗,所以你们可能要去休息室等着,还是你们很忙…一结束我就告诉你们。”她很有礼貌地说着。


 


“没事儿医生,”Fusco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咱们走吧Sameen。”他们走了之后Megan开始介绍新来的这个人。


 


“他叫Chris,是我的朋友。他是纽约州最好的复健师。”Megan说着转向Chris笑了笑,他继续。


 


“她太客气了。”他大笑着伸出手去握John,然后Harold。“Megan告诉我了你的情况,你对疼痛的耐受度很高,因为实话实说,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,不会很轻松。”


 


John有点得意地笑了,“我们什么时候开始?”


 


 


P.S. 这一章其实还有,但是我妈催我出门了,so,下次一并补到第9章好了,这位太太真是,太能写了。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Ghost灿儿 转载了此文字